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新聞中心

軍種融合:信息化軍隊建設大趨勢

日期:2017-09-15

    ●事物的發展往往呈現著螺旋式上升特點,遵循著否定之否定的規律。人類軍事活動發展特別是軍隊建設也暗合著這種規律要求。
   
    ●科技發展在推動新軍兵種快速誕生的同時,戰爭一體化的內聚力也在牽動軍隊建設走向融合。信息化條件下,軍兵種一體化的趨勢日漸明顯,大有加速發展之勢。
   
    ●軍種融合,并最終走向一體,是信息化戰爭的內在要求,是軍隊建設發展的基本規律。謀求軍隊建設的主動性,我們就應該在推進軍隊一體化建設上前瞻決策,未雨綢繆。
   
    事物的發展往往呈現著螺旋式上升道路,遵循著否定之否定的規律。人類軍事活動發展特別是軍隊建設也暗合著這種規律要求。在信息時代以前,軍隊的軍種是從一到多,陸軍曾孕育了海、空等軍種。而信息時代的到來,技術的迅猛發展使得軍種融合成為新型軍隊建設發展的走向與歸宿。
   
    未來戰場不分陸海空天
   
    機械化條件下,陸、海、空、天戰場獨立存在的格局,在新軍事革命的催化下開始走向融合,多維立體、多戰場合一是未來戰場的基本形態。
   
    科技快速發展的推動。隨著科技的不斷發展和人類對戰場控制能力的提高,戰場由分散走向融合是必然趨勢。而科學技術則是戰場融合一體,并向空天無限擴展的推動力。信息技術、定位與制導技術等高新技術的發展,使武器裝備性能超越了傳統的陸、海、空域界線,全球機動、全球到達、全球打擊成為世界軍事強國軍隊發展的目標。空間態勢感知技術的發展,使監視、偵察、情報、氣象、指揮、控制和通信等融合一體,一體化戰場信息網絡,實現了戰場信息共享,聯合作戰、精確打擊成為未來戰爭的基本樣式。太空技術的快速發展,使地表信息和地球環境信息盡收眼底,戰場向太空的拓展,使傳統的陸海空戰場濃縮為一體,成為廣闊無垠太空戰場的墊腳石與踏板。
   
    戰爭形態演變的必然。隨著新軍事革命的深入發展,戰爭向信息化演變的力度將進一步加大。信息化戰爭,既是“速度戰爭”,又是“精確戰爭”,更是“一體化戰爭”。戰爭一體化進程的加快,首先表現為陸域、海域、空域的融合,以及隨著戰爭發展而不斷拓展的戰場空間范圍的一體化,這是進行信息化戰爭的基本條件。戰爭速度與精準打擊能力的提升,要求軍隊必須具有超越陸海空界線,跨境、跨海、騰空的全球機動、全球作戰和精確打擊能力,而戰場一體化則是基本保障。戰爭科技較量加劇,戰場資源共享的要求更加明顯,軍事人才更沖破了地域、軍種壁壘,打破陸域、海域、空域戰場界線,是贏得戰爭的重要砝碼。
   
    作戰目的速決的要求。速度與精確是未來戰爭的主旨。而消除戰場壁壘,融陸、海、空、天戰場為一體,則是達成戰爭速決的通道。信息化戰爭作戰目的速決性,推動了部隊編制、裝備、行動的融合。而部隊編制、裝備、行動的融合,又促進了戰場一體化的到來。部隊體制編制諸軍兵種融于一體,行動范圍已超越了單一軍種的狹小空間,廣地域、大空間行動的能力,使戰場很難再分為陸戰場、海戰場和空戰場。武器裝備集陸海空天兵器性能于一身,其作戰功能超越了陸域、海域、空域范圍,為戰場一體化提供了物質條件和支撐。戰略戰役戰術行動融于一體,聯合作戰分隊化,小分隊完成大任務,戰術行動戰略目的的信息化戰爭特性,必然催化分散的戰場走向一體。
   
    軍種融合跡象悄然出現
   
    科技發展在推動新軍兵種快速誕生的同時,戰爭一體化的內聚力也在牽動軍隊建設走向融合。信息化條件下,軍兵種一體化的趨勢日漸明顯,大有加速發展之勢。
   
    一體化理論見解迭出。理論融合是軍種融合的前奏,更是打贏信息化戰爭的法寶與利劍。在新軍事革命大潮沖擊下,理論創新一浪高過一浪,特別是瞄準聯合作戰需要的一體化理論創新更是見解迭出。為適應戰爭形態和國際格局的新變化,2010年度美國《四年防務評估報告》中,明確提出了“海空一體戰”聯合作戰理論。為適應網絡中心戰的要求,法國軍隊一體化理論創新更是走在了前列,陸軍提出了空地作戰氣泡理論,海軍提出了由海向陸聯合行動理論。印度陸軍參考和借鑒美軍“空地一體”和“快速決定性”作戰理論,提出了“冷啟動”作戰理論,核心是強化陸軍與海、空軍的配合作戰,以謀求作戰的主動性,爭取在最短時間內達成作戰目的。
   
    一體化裝備浮出水面。科技的快速發展,使武器裝備的綜合功能不斷增強,融陸、海、空、天于一身的一體化裝備不斷問世,成為軍兵種編制向一體化發展的物質支撐和重要推動力。為贏得一體化聯合作戰的主動權,世界軍事強國紛紛加快了一體化裝備的研發力度。曾經熱炒的美軍“獨立號”隱形戰艦,就是非常典型的新型一體化裝備。該艦融反潛、掃雷、監視、偵察和兵力部署綜合功能于一體,可載3架直升機、一些特種部隊和裝甲車,融“地空”裝備于一身。艦載炮可對空中、陸地和水下目標發射導彈進行立體攻擊,使裝備的一體化戰斗力大大提升。
   
    一體化部隊初見端倪。未來信息化戰爭,是在陸、海、空、天、信息等多維空間進行的一體化聯合作戰行動,要求參戰部隊必須是一體化的軍事系統。適應這一要求,世界強國軍隊紛紛加大了一體化部隊建設的力度。如美軍組建的聯合遠征部隊包括陸軍師、海軍航母戰斗群、海軍陸戰隊部(分)隊和空軍戰斗機聯隊。俄軍組建的機動部隊橫跨3個軍種和1個獨立兵種,包括陸軍的摩步師、坦克師、特種旅、火箭旅,空軍的戰斗機、強擊機、轟炸機團,海軍的陸戰隊營和空降兵的空降師。法國組建的快速反應部隊由5個軍兵種的不同類型師組成。德國則根據作戰需求把國防軍直接編組為干涉部隊、穩定部隊和支援部隊三種性質部隊。足見,多軍兵種一體化部隊已成為信息時代軍隊建設發展的方向。
   
    放眼未來謀劃今日之軍
   
    軍種融合,并最終走向一體,是信息化戰爭的內在要求,是軍隊建設發展的基本規律。這一規律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謀求軍隊建設的主動性,我們就應該順應這一趨勢,在推進軍隊一體化建設上前瞻決策,未雨綢繆。
   
    深入探索軍種一體理論。理論是行動的先導,更是“山頂”上的思考。瞄準時代走向,通過理論研究積蓄力量、尋找對策,是世界一流軍隊建設發展的經驗做法。一是加強一體化建設理論探索。應盡早研究一體化軍隊建設問題,探索一體化軍隊的建設目標、標準、路徑、方式、方法,為軍隊一體化建設從理論上搭好橋梁、鋪好路基。二是加強一體化作戰理論探索。軍隊一體化發展趨勢必然帶來作戰理論的全新變化。要加強一體化軍隊作戰運用的特點規律研究,加強一體化軍隊作戰行動和指揮方法研究,加強一體化軍隊基本戰法研究,讓前瞻性的理論成為軍隊建設發展的牽引。三是加強新型人才培養理論探索。培養適應一體化軍隊建設發展需要的新型人才,需要在理論上早做準備。院校的體制格局、教學內容、教學方法都需要著眼一體化軍隊建設發展規律,從理論上研究透,搞清楚,甚至通過試點探索,使院校人才培養盡早適應軍隊一體化發展的大趨勢,為一體化軍隊建設發展需要做好人才儲備。
   
    加速軍種一體裝備研制。一體化裝備是軍種融合的物質基礎。順應一體化軍隊建設發展的大趨勢,我軍應加快軍種一體武器裝備的研發。一是“集合”型裝備。如航空母艦式的“集合”型裝備,其以艦體為基本平臺,融戰機、火炮、高炮、導彈、戰車于一體,使裝備具有海陸空天多域多空作戰的能力。我軍應研發這種以陸或海或空為基本平臺的“集合”型裝備,推進武器裝備建設向諸軍兵種融合一體方向發展。二是“全能”型裝備。今后的裝備要達到地上能跑、空中能飛、水中能游,水上水下、陸上、空天都可高速機動作戰,而且“人裝”一體,戰斗人員根據作戰需要隨進隨出,真正成為“下海捉鱉,上天摘月”的超能裝備。
   
    進行軍種一體部隊建設探索。順應信息化軍隊一體化建設發展的大勢,積極推進軍種一體部隊建設探索,為軍隊一體化建設發展探索路子、積累經驗。當前情況下,主要應做好建設混合型部隊編制融合的大文章,為軍種體制編制走向一體創造條件。組建多兵種混合一體試點部隊,在實戰訓練中滾動推進。以陸軍為例,就是建設融步、坦、炮、陸航等兵種于一體的混合型部隊。如,美陸軍組建的由裝甲兵、炮兵、機步兵、導彈兵、攻擊與運輸直升機分隊組成的一體化地面分隊,預示了打破兵種甚至軍種界線的一體化部隊編制的發展趨勢。隨著經驗的積累、條件的成熟,以及科技水平的提高,部隊力量構成的范圍逐漸擴大,最終組建成軍兵種力量齊全的一體化試驗部隊。

頂一下

踩一下

傲人沈阳麻将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