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信息服務

術語的標準

日期:2013-08-28

  研究概念、概念定義和概念命名基本規律的邊緣學科———術語學,在20世紀30年代初期正式創立。從那時起,術語學的理論、原則和方法開始廣泛應用于各個專業領域的術語規范工作。一般認為,術語學作為一門學科,是奧地利的歐根?于斯特(1898~1977)教授提出來的,他也是術語學中維也納學派的創始人。其他如蘇聯的艾?德列曾、察普雷金(1868~1942)、洛特(1898~1950)等人,也在30年代初就開始了術語學的研究工作。洛特院士撰寫的《科技術語構成原則》始終是蘇聯術語工作的理論基礎。察普雷金是空氣動力學家,他和洛特同為后來興起的術語學中莫斯科學派的鼻祖。語言學中布拉格學派的后繼者至今仍致力于術語學課題的研究。30年代初期,他們從術語標準化的角度對術語學產生興趣,其論點受到布拉格結構主義語言學派的影響。術語學中加拿大的魁北克學派興起于20世紀70年代,在建立術語庫和翻譯(包括機器翻譯)工作方面成績顯著。在魁北克的拉維爾大學,由隆多教授開設了術語學理論講座,并培養術語學碩士和博士(粟武賓,1990)。 術語學是指導術語標準化的重要工具。在科學技術高度發展的今天,術語標準化具有更加明顯的現實意義。大約在20世紀50年代,國際標準化組織(ISO)和蘇聯、聯邦德國、英國、法國等國家即已開始提出術語標準化的原則與方法,用以指導統一術語的工作。到1988年底,ISO發布的術語標準已經有334個。這些工作由161個分技術委員會以及若干個工作組分擔完成,其中ISO/TC37(國際標準化組織第37技術委員會,秘書處設在奧地利)負責根據術語學的基本原則制定相關的國際標準。我國歷史悠久,術語工作源遠流長,但把術語學理論正式納入術語標準化的議事日程,則是80年代才開始的。這期間,ISO/TC37的秘書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所屬國際術語情報中心主任費爾伯教授和加林斯基先生等人曾多次來華講學,介紹術語學的基本原則與應用方法。早在1968年,ISO就發布了其術語工作委員會(ISO/TC37)制定的推薦標準ISO/R704 1968《術語工作原則》。1988年這個標準修訂發布后,我國全國術語標準化技術委員會便據以參照,制定了中國國家標準GB1087 88《確立術語的一般原則與方法》。90年代初,國際上又開始修訂關于術語的標準,前后提出了該標準的工作草案 WD 、委員會草案 CD 和國際標準草案 DIS 。中國是ISO/TC37的積極成員,為了建立規范術語的標準,由原國家標準局組建成立的全國術語標準化技術委員會,組織制定了指導術語工作的基礎標準,即《確立術語的一般原則與方法》 國家標準代號GB10112 、《術語標準編寫規定》 國家標準代號GB1.6 等國家標準。這些標準所確定的工作原則與方法以現代術語學思想和實踐為依據,其中提出的原則具有通用性,適用于各個知識領域,當然也包括社會科學領域的術語工作。 規范術語及其定義是標準化基礎領域工作的重要組成部分。孔子說:“名不正則言不順。”“正名”就是術語的規范化(周有光,1997)。術語標準化的目的,首先在于分清專業界限和概念層次,從而正確指導各項標準的制定和修訂工作。術語學和術語標準化之所以成為科學發展的必須,是為了應對術語的急劇增長和高速傳播。術語是概念的指稱。任何一種語言的詞根數量都是有限的,與需要用這些詞根表達的概念相比,詞根數量是非常少的。中國的漢字很多,一部《康熙字典》收字47073個,80年代用計算機作字頻統計一共找到8969個比較常用的漢字;國家標準《信息交換用漢字編碼字符集—基本集》規定中文電腦用字以6763個漢字為度。但是,據說僅僅在電工電子領域現有的概念就已超過400萬個(粟武賓,1990)。相形之下,在社會生活領域出現的詞語爆炸更讓人耳目常新。面對這樣龐大的概念群落,如果不在術語工作中采用嚴格的科學方法,那么在不久的將來就會出現交流上的問題。 就社會科學領域而言,要使中國的社會科學真正成為科學,成為與世界相通的學問,社會科學研究的術語規范化同樣是不能回避的問題。 這里,需要明確的是,術語規范化的目的,不是統一思想,而是統一表達。社會科學研究的術語規范化,并不意味著“社會科學學術思想的千篇一律”,恰恰相反,術語是學術的前提,術語的規范化意味著科學的發達,規范術語,是學科建設當中必不可少的重要環節。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學術氛圍,必定要求術語規范化的背景,而一言堂的家天下是不需要考慮術語問題的。從某種意義上說,規范術語既是社會科學學科建設當中的重要內容,也是促進學科建設和發展以及不同學科之間交叉融合的重要手段。 2000年6月中旬在北京召開的全國科學技術名詞審定委員會第四屆全國委員會全體會議上,中國社會科學院江藍生副院長倡議規范社會科學名詞術語的發言成為最受關注的亮點。這是多年以來中國社會科學院的領導首次參加全國科學名詞審定工作的盛會,在術語工作全國委員會上正式提出規范社會科學術語的問題,其影響已經超過社會科學術語標準化本身。如同自然科學一樣,隨著社會科學事業的發展,各種研究工作的展開,學術討論與交流的需求與日俱增,規范社會科學術語才會成為亟待解決的事情。如果說統一科技術語是一個國家發展科學技術所必須具備的基礎條件的話,那么,按照社會科學的學科體系進行術語審定,首先在社會科學研究的領域內規范術語,然后逐步實現社會科學術語的正式發布,將是中國社會科學歷史上的重要進步。

頂一下

踩一下

傲人沈阳麻将赢话费